• <tr id="6cprf"><form id="6cprf"><pre id="6cprf"></pre></form></tr>
    <var id="6cprf"><output id="6cprf"><source id="6cprf"></source></output></var>
      <delect id="6cprf"><em id="6cprf"></em></delect><var id="6cprf"><output id="6cprf"></output></var>

            <optgroup id="6cprf"></optgroup>

            1. 當前位置首頁>>獸醫資訊
              當前獸藥管理中存在的幾個問題
              版塊:獸醫資訊點擊:2048時間:2014/3/19
              《獸藥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自2004年3月24日國務院第45次常務會議通過,2004年11月1日起實施以來,對進一步規范獸藥的生產、經營、使用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獸藥市場秩序井然。通過近幾年的獸藥管理實踐,筆者認為,還存在著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應當引起各級獸藥管理部門特別是高層管理部門的重視,并及時加以解決,否則將會給基層的獸藥管理工作帶來較為負面的影響。
              1  整體推進不夠
              在獸藥管理的單項工作上,無論是國家、省、市,還是縣、鄉都非常重視,但在畜牧工作的整體推進中對獸藥管理卻有所忽視。在當前推進的現代畜牧業工作中,大張旗鼓提出的現代畜牧業“五化”(禽品種良種化、養殖生產規模化、防疫體系網絡化、生產經營產業化、基礎設施現代化),忽略了“投入品”在畜牧業生產中的重要地位和它對畜產品安全的影響。現代畜牧業應當是健康、安全的畜牧業,特別是在當前畜產品質量安全事故頻發的時期,對投入品的規范使用、管理顯得尤為重要。可否在現代畜牧業的“五化”中加上一化,即是“投入品使用規范化”,這也是貫徹實施“畜牧法”、“獸藥管理條例”和“飼料管理條例”的具體體現。
              2  規章配套不夠
              《條例》自2004年修改實施至今已是第9年,其《實施細則》最近的也是1998年修改發布的。《條例》規定的一些制度只是框架,因為沒有細化,故在實際中難以落實。如《條例》第四條明確規定“國家實行獸用處方藥和非處方藥分類管理制度”,第20條也規定了獸用處方藥要有“警示內容”,非處方藥要有“非處方藥標志”。但至今未見其“獸用處方藥和非處方藥分類管理辦法”或獸用處方藥和非處方藥目錄,進入流通和使用環節的獸藥也難以找到其“處方藥”或“非處方藥”的標志。我們曾經想借當前實施獸藥GSP認證的機會,規范獸用處方藥和非處方藥的管理,但因目前沒有相關的可操作細則而作罷。
              3  辦法跟進不夠
              2007年初的中共中央1號文件中就明確規定“實行農藥、獸藥專營和添加劑規范使用制度”。對獸藥實行專營制度,無疑將更有效地杜絕假、劣獸藥,凈化獸藥市場,規范獸藥秩序,促進獸藥管理躍上新的臺階。對獸藥管理部門和獸藥管理者來說,都是一個令人鼓舞的好消息,遺憾的是,只此一句,至今未見下文。農業部去年3月出臺的《2011年獸藥質量安全專項整治工作方案》,也明確要求“建立長效機制,解決深層次問題”。筆者認為,實行獸藥專營和添加劑規范使用制度就是建立獸藥監管長效機制,解決獸藥管理深層次問題的一劑良方。
              4  查處力度不夠
              近來,相關部門對獸藥抽檢的頻次明顯加大,每年都要定期或不定期公布幾次不合格的獸藥生產企業和不合格的獸藥產品。對不合格的獸藥,按現行規定只能對同批次的進行查處。這項規定讓“抽檢”顯得蒼白無力。特別是在基層,獸藥經營者或使用者,一般都是用多少進多少。獸藥抽檢會具體到某一品種,某一天生產的,從“抽”到“送”到“檢”到得到“結論”,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在這一段時間內,送檢的獸藥即便是不合格,去查處時該批次獸藥不是賣完也是所剩無幾了!因此,幾乎每次公布了抽檢不合格的獸藥名單后,基層去“按名”、“按批次”處理時,往往是一無所獲或者收效甚微。完達山制藥廠生產的刺五加注射液只是“部分批號的部分樣品有被細菌污染的問題”,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就責成該廠召回其已上市的全部刺五加注射液(所有規格和批號的產品),筆者認為,對不合格獸藥的查處也可借鑒這種方式。
              5  禁用獸藥禁而未盡
              國家相關部門2002年制定的《食品動物禁用的獸藥及其它化合物清單》(以下簡稱《清單》),確定了18種獸藥禁止用于食品動物、3種獸藥有條件用于食品動物。何為“食品動物”?按照《清單》的注釋:食品動物是指各種供人食用或其產品供人食用的動物,這與行業所稱的“動物”以及法定意義的“動物”均有一定差別。《動物防疫法》規定,“動物”應當包括:家畜家禽和人工飼養、合法捕獲的其他動物。如果《清單》規定的“禁止使用的藥品”只是對“食品動物”禁用,那么不作為“食用”的其他用途的動物是否就不在禁止之列呢?“瘦肉精”等“禁止使用的藥品”是否就可以使用呢?而役用、種用動物淘汰后也可成為“食品動物”,在實際操作中又如何把握呢?
              6  部分“專家”誤導嚴重
              一些專家對獸藥使用的誤導,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禁藥薦用。只要稍加留意,便可在一些專業報刊、專業網站上看到專家(學者)推薦使用痢特靈、氯霉素、已烯雌酚治病,用安定、氯丙嗪抗應激的文章。二是人藥獸用。筆者曾親聞某獸醫大學的教授講豬病防治時推薦使用人藥。三是獸藥飼用。筆者曾在某核心專業期刊上看到一專家寫的關于防治豬病的文章,推薦將阿莫西林等廣譜抗生素加入飼料中喂養動物,進行所謂的“藥物保健”、“藥物預防”,還被認為是貫徹動物防疫法的一項重要的有效措施。如此等等,給廣大養殖者以嚴重的誤導。從文章的作者和出處看,其中不乏資深獸醫專家,也不乏權威專業媒體。這種“權威”的誤導對養殖者用藥的影響很大,以至查處非法使用獸藥時,一些業主會拿出報刊或打開網站進行爭辯。從防病治病的角度看“專家們”可能是對的,但從獸藥管理的角度肯定是不允許的。
              《條例》第41條明確規定“禁止將人用藥品用于動物”。痢特靈、氯霉素、己烯雌酚等早在2002年就被農業部納入黑名單,禁止食品動物使用。對于在飼料中添加獸藥的問題,按照《條例》第四十一條“禁止在飼料和飲水中添加激素類藥品和國務院獸醫行政管理部門規定的其他禁用藥品。經批準可以在飼料中添加的獸藥,應當由獸藥生產企業制成藥物飼料添加劑后方可添加。禁止將原料藥直接添加到飼料及動物飲水中或者直接飼喂動物”之規定,作為獸藥添加到飼料中必須具備二點:第一要“經過批準”,第二要“制成藥物飼料添加劑”,且二者須同時具備,缺一不可。農業部2002年9月發布的第168號公告,公布了《飼料藥物添加劑使用規范》,并有二個《附錄》。其中:《附錄一》明確了33個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具有預防動物疾病、促進動物生長作用,可在飼料中長時間添加使用”。《附錄二》明確了24個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包括預混劑或散劑)“用于防治動物疾病、并規定療程,僅是通過混飼給藥”、“各畜禽養殖場及養殖戶須憑獸醫處方購買使用”。該《規范》同時明確規定:“除本《規范》收載品種及農業部今后批準允許添加到飼料中使用的飼料藥物添加劑外,任何其他獸藥產品一律不得添加到飼料中使用”,同時要求“不得超范圍、超劑量使用藥物飼料添加劑。使用藥物飼料添加劑必須遵守休藥期、配伍禁忌等有關規定”。從相關規定看,目前只有該《規范》公布的57種藥物可以制成藥物飼料添加劑添加到飼料中,其他的任何獸藥添加到飼料中都是不允許的。
              国产在线国偷精品推油按摩产拍,成人性网站,亚洲欧洲国产码专区另类,俺来也在线视频国产